成都商报:毕业4年后,她半岁儿子被发现患严重眼疾 母校师生慷慨解囊 为她筹款共渡难关-成医新闻网

媒体成医

当前位置: 首页>>媒体成医>>正文

成都商报:毕业4年后,她半岁儿子被发现患严重眼疾 母校师生慷慨解囊 为她筹款共渡难关

资料来源:  作者:  编审:周靖静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08日  点击:[]

 

6月2日11点44分,有着550多名成都医学院教职工的QQ群“成医之家”里,出现了一条求助信息。发出信息的,是人文信息管理学院辅导员罗艳荣,她“恳请各位老师帮帮忙,献一份爱心。”

原来,罗艳荣曾带过的学生陈月佳,是人文信息管理学院公共事业管理专业2010级的学生,今年4月,陈月佳6个月的儿子遭遇不幸,被确诊为“双眼FEVR(家族性渗出性视网膜病变)四期”,还有脑瘫、发育重度迟缓等症状。上大学时就靠着勤工俭学才挣得生活费的陈月佳,眼见生活刚刚有了起色,又遭遇沉重打击。得知陈月佳的情况,成都医学院的师生们纷纷解囊,转发筹款链接、捐款,为这个成都医学院的毕业生伸出援手。

毕业后遭遇困境 老师主动为她筹款

6月2日,罗艳荣在朋友圈看到了曾经的学生陈月佳发起的水滴筹筹款链接,陈月佳半岁的儿子豌豆确诊了“双眼FEVR(家族性渗出性视网膜病变)四期”,加上孩子脑部和身体发育等问题,未来将面临数十万甚至更多的医疗费用,家境不好的陈月佳和丈夫发起求助。

“我当时还有点生气,她都没有告诉我情况这么严重。”罗艳荣说,2010年,自己毕业后到成都医学院工作,担任人文信息管理学院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的辅导员,陈月佳正是自己第一届学生,因此,罗艳荣深知,对于家境困难、大学期间一直勤工俭学的陈月佳来说,这笔数十万元的治疗费用,无异于一座沉重的大山。

“后来我就把信息转发到学校的职工群里了。”罗艳荣说,在征得学校同意后,自己在几个教职工群转发了陈月佳的求助信息:“恳请各位老师帮帮忙,这个孩子是我10级的学生,我们人文(学院)学生会主席,妈妈癌症去世,父亲去向不明,留下两岁的妹妹,她大学期间的生活费都靠自己兼职打工挣钱,好不容易毕业后结婚生子了,现在六个月的宝宝又出现了视力问题,还有脑瘫的症状……”

罗艳荣的转发获得了老师们的积极响应,不久后就有老师把捐款送到了罗艳荣的手里,还有的老师直接把钱转到了罗老师的微信、支付宝上,甚至有的老师的名字,罗艳荣都不是特别熟悉。“有的老师加了微信转钱,我问老师名字,他说,不用了,祝小朋友早日康复。”罗艳荣感动地说,还有更多的老师,直接在水滴筹的链接上捐了钱。

7566元、3900元、1600元,短短两三天,陈月佳需要帮助的消息在学校里传递着,师弟师妹们也在组织线下的捐款。

日子正朝幸福前进 谁知儿子患上疾病

罗艳荣说,陈月佳的事情一被发到群里就有如此多老师响应援助,除了是本院学生外,陈月佳的家境和勤奋学习,也让非常多老师印象深刻。“一提到她,我现在都还能想得起她认真学习的样子。”英语老师曹老师对罗艳荣说。

原来,陈月佳小时候,妈妈就患癌症去世了,爸爸也去向不明,留下2岁的妹妹和奶奶,上大学的学费是靠助学贷款来的,每个月的生活费,靠着陈月佳在超市当促销员打工挣来。“每个周末就去超市,其实业绩好的时候还是能挣100多块。”陈月佳说,平均每个月自己能挣五六百元,寒暑假的时候再打些工,基本能够自己生活。

罗艳荣只比陈月佳大一岁,得知陈月佳的家庭情况后,总是默默地关心着她。罗艳荣记得,陈月佳最窘迫时,竟一个人偷偷在寝室喝自来水,“但她始终微笑面对,对老师的资助,她总是在挣到钱后归还。陈月佳总是说,她自己能够解决,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。在学习上,陈月佳也十分刻苦,还担任了人文学院的学生会主席。有一次,陈月佳拿到了5000元奖学金,但得知室友家遭遇意外,她一下子就拿出4000元来帮助室友。”

2014年,陈月佳毕业了,在一家医院做后勤工作,结婚,生子,日子朝着幸福前进。“我老公也是小时候家庭情况不好,10多岁就去新疆打工了,后来当了兵。”陈月佳说,虽然小时候吃过了苦,但靠着夫妻俩,小日子也过得不错。

变故发生在儿子豌豆4个多月的时候,陈月佳发现孩子不能抬头,在社区医院做儿保时,医生建议去大医院看看,几经周折,去了好几家三甲医院,医生说,一方面,豌豆可能存在脑瘫的症状,但需要一岁以后才能确诊,另一方面,豌豆的眼睛是先天性视网膜病变,十分严重,因为没能尽早发现,错过了最佳手术时间,豌豆的双眼,失明,已是定局。

“钱暂时够了

其余我们自己想办法”

原本,陈月佳夫妻俩以为,医生说,豌豆需要接受至少三次手术,每次手术费用在3万多元,这个数字,两人咬咬牙,还能东拼西凑地凑够。但第一次手术,就让陈月佳夫妻俩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。

“各种检查之后发现,问题很多,现在他重度发育迟缓,医生建议做康复训练。”陈月佳算了算账,康复训练一个月一万多,至少需要做到孩子一岁多会走路;因为孩子是先天性疾病,医生建议一家三口做基因筛查,费用需要4万多,只能暂时搁置。

豌豆的病情有太多不确定因素,但可以确定的是,未来的治疗费用是一个无底洞。和豌豆一样情况的病友,现在已经花了50多万。而豌豆除了少儿互助金外,没有其他的医疗保险可以报销部分医药费。第二次手术在即,陈月佳和丈夫已经不知道从哪儿去筹钱,夫妻俩所在的医院为他们发起了筹款,陈月佳也申请了水滴筹,也正是罗艳荣和学校师生转发的那个链接。

6月6日,陈月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医院为他们筹了数万元,在水滴筹上也有8万多,加起来10多万,至少孩子近期三次手术的费用,暂时足够了,至于未来的费用,夫妻俩再想办法。陈月佳表示,她不愿意再接受更多的帮助,那些钱应该给更需要帮助的人。

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

摄影记者 张直

原文链接:http://e.chengdu.cn/html/2018-06/08/content_626108.htm

上一条:成都日报“锦观”新闻客户端:教育部全国首个“健康养老大数据应用创新中心”落户蓉城
下一条:大众网:毕业4年后半岁儿子患眼疾 母校师生为她筹款渡难关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