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成医

当前位置: 首页>>媒体成医>>正文

成都商报:成都医生100多小时 紧急抢救挽回一命

资料来源:  作者:于遵素、王拓、陶轲  编审:周靖静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2月28日  点击:[]

刚诞下6斤多的女儿,喜获千金,原本是全家人的喜事,不料,新妈妈却因妊高症引发罕见病,持续出血、多脏器损伤、命悬一线。

经市产急办应急机制,产妇被紧急转院至成都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抢救,人工肾、血浆置换、控制血压……在重症医学科住了13天,多学科团队100多个小时的紧急抢救,产妇终于转危为安。

产妇产后出血

确诊为罕见病

2月7日下午4时许,新都区人民医院,随着女儿“清汝”降临人间,姜先生松了一口气。4小时前,医生告知姜先生,妻子刘女士的血压偏高,需要剖宫产。

但后续治疗中,医生观察到刘女士的血小板伴随着高血压急剧下降,凝血功能几乎消失,牙龈也开始出血。8日下午2点,姜先生收到一份“病危通知”。在市区两级产急办的协调下,刘女士于当日晚8点被紧急送往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急诊。

刚到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,医生见刘女士脸部浮肿、声音虚弱、昏昏欲睡。初步检查发现,刘女士血压居高不降,血小板下降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,血红蛋白也迅速下降,肝功能和肾功能也出现损害并迅速加重,情况十分危急。当晚10点,姜先生收到了第二份妻子的“病危通知书”。

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紧急组织产科、重症医学科、血液科、肾病科、心内科多学科会诊,确诊HELLP综合征。据介绍,HELLP综合征是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严重并发症,以血小板减少、溶血、肝酶升高和肾损害为特点。HELLP综合征发病率约占所有妊娠的0.12%~0.16%,十分少见,死亡率极高。“最大的死亡风险就是肝脏破裂。”重症医学科(以下简称ICU)博士郭川介绍说。

凌晨2点多,姜先生收到了第三张病危通知,“连自己名字都写不来了,捏着笔右手止不住地抖。”

无尿、严重出血

产妇血红蛋白最低降到了70g/L

凌晨1点左右,全院多学科会诊时,产科医生就通报了产妇出现了无尿的症状,这意味着产妇的肾脏损伤严重。郭川说,产妇口腔出血、肾脏出血,低蛋白症……“全身肿得眼皮都吊起了,手肿得比原来高了一倍。”医生为刘女士用上CRRT持续肾脏替代疗法,也就是人工肾。郭川说,一开始,从肾脏中析出的全是血。

HELLP综合征是妊高症的并发症,一方面,控制血压这个诱因至关重要,另一方面,11日,刘女士的血红蛋白最低降到了70g/L,血小板指数下降到只有正常值的十分之一。要稳住不断往下掉的血液数据指标,进行血浆置换,除了将产妇体内被破坏的血小板、红细胞分离出来外,还要不断地输入。

输入刘女士体内的血液还不能是普通的库存血,必须是新鲜的冰冻血浆,从捐献者体内抽取完成检测、分离后,第一时间输入体内。“每1000毫升捐献血液才能分离出400毫升。”郭川说。市产急办应急机制启动,从市血液中心协调红细胞悬液、血小板等血液制品,光救护车就连跑了7趟。

但输入刘女士体内的血液制品,一开始并没有如大家期望的一般稳住数据,“上午输了血,可能维持一阵儿,下午、晚上,数据又往下掉。”郭川说,输入产妇体内的新鲜血液,补充的血小板和红细胞又被破坏了,始终不能纠正过来,反复的出血,这让ICU始终沉浸在紧张的气氛中。

随时确保2名专职护士看护

ICU医生7天没离医院半步

除了紧张地监测设备上的数据和病人病情变化,护士们还要替产妇翻身、拍背、吸痰、擦血,因为刘女士情况复杂且危险,白班和夜班的轮班护士中,需保证每班次都有2名专职护士看护照料。人工肾的使用,必须时刻监控数据,防止透析凝血。肾内科住院医师陈李佳和同事、护士几乎72小时盯着监控仪器。除值班医生轮转外,郭川更是7天没离开过医院,头三天是“凌晨3点睡下,7点又起来。”郭川说,透析设备每天凌晨需更换一次,必须盯着换好,才能躺下,“不敢睡,也睡不着。”

人工肾运转了整整40个小时后,刘女士能够自主排尿了。“说明肾脏情况好转了。”郭川说,人工肾的运转,从刘女士体内透析出了21公斤左右的水分,几乎是刘女士体重的一半。“她的心脏功能原本是长期供80斤体重的血液泵压,现在要泵压多出的20公斤水,心脏扛不住就会心衰。”郭川说。

72小时后,刘女士终于扛到了血液系统功能改善的关键时候,数据不再往下掉,血小板和红细胞指数站住了,命保住了。“这个是最关键的,肝脏破裂的风险也减少了。”郭川说,幸运的是,刘女士一直没有出现颅内出血的症状。而让刘女士渡过难关的关键之一,在5天时间内,置换了10000余毫升血浆,换算成普通血液量,差不多是4个成年男性的全身血液量。

大年三十晚上,刘女士成功脱机,病情稳定。下午5点多,郭川才回家吃了团年饭,晚上10点,放心不下的郭川又匆匆回到ICU病房,再查看刘女士的情况。

21日,大年初六,刘女士终于从ICU转入了普通病房。“整个过年期间,几乎全家人都等在ICU病房外,都以为没救了,谢谢医生们的不离不弃,让我们全家能团聚。”2月26日下午,夫妻俩在产科住院病房内告诉记者。

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王拓

摄影记者 陶轲

新闻链接:http://e.chengdu.cn/html/2018-02/28/content_618461.htm

上一条:快资讯:成都医学院 --原十八军、老西藏后代来校交流
下一条:四川新闻网: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4名专家荣获省级专家称号

关闭